极目新闻启动“寻找最美 长江协助巡护队”大型报道 从长江头到尾他们如雄鹰般坚守

他们用脚步丈量长江,用汗水甚至生命守护着长江。不分寒暑,无论昼夜,他们乘风破浪的地方,正是他们最深情的守望。

7月31日,是第15个“世界巡护员日”。据农业农村部长江办最新统计数据,全长江流域已经建立起470余支协助巡护队伍,协助巡护员人数超过1.7万。他们已成为渔政工作的一支重要协助力量,对于长江“十年禁渔”持续推进有着重要意义。

今年,由农业农村部长江办主办、长江生态保护基金会和极目新闻承办的“优秀长江协助巡护员”年度评选已正式启动。这个盛夏,极目新闻派出多路记者,分赴长江流域15个省市深入采访,从长江源头到长江入海口,从长江干流到两湖与汉江,寻访长江协助巡护队员的工作现场,记录他们守护母亲河的行动与心声。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这片平均海拔4200米的土地,是地理意义上的三江之源、人文意义上的唐蕃古道,玄奘大师和文成公主曾经走过的地方。

“径通800里,亘古少行人。”玉树最有名的河流,当属被写入《西游记》的通天河。传说中的唐僧晒经台,如今挂满哈达与经幡。这里的人民,敬天敬地,敬河敬水。

这里还有一群人,日夜巡护在通天河畔,以最朴素的爱、最虔诚的心,如雄鹰般守护着母亲河最初的纯净。

7月27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通天河,走近长江上游最大的协助巡护队伍——玉树州称多县长江禁渔协助巡护队。

沱沱河与当曲从唐古拉山出发,各自奔腾300多公里后,在青海玉树治多县相会。从此,万里长江第一条干流——通天河诞生了。

一路向东,河床渐沉,流经称多县时,通天河已经是典型的峡谷河流,呈劈山之势。

盛夏时节,河浪欢腾,岸边格桑花摇曳,雄鹰在山间盘旋。7月27日清晨,戴上“护鱼员”红袖章,称多县歇武镇直门达村的索昂普措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索昂普措是歇武镇长江禁渔协助巡护队队长。他是民间兽医,也是村级防疫员,2021年3月,称多县长江禁渔协助巡护队正式成立,他自愿报名,成为该县251名协助巡护员之一。

“我们每天沿河巡护,主要检查有没有捕鱼或钓鱼行为,发现情况及时向渔政执法部门报告。”索昂普措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全队26名队员,按照所在村社划分巡护范围,最长的23公里,最短的4.5公里。

看到河滩有塑料袋,他随手捡起。“清理河岸垃圾也是我们的日常工作,禁塑减废,以免鱼和鸟误食。”索昂普措说。

打开渔政执法微信工作群,索昂普措上传当天巡护河段的照片。记者看到,群里巡护员们发的视频和照片,有白天顶着烈日的记录,也有深夜打着手电筒的坚守。

进入夏季,巡护员们格外忙。“五六月份是挖虫草的季节,我们巡护的重点是在晚上,要特别留意河边搭帐篷的人,劝阻他们在河里钓鱼。”索昂普措介绍。

今年4月末5月初,当地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天例行巡河,索昂普措和队友们傻了眼:河里堆积着大块冰凌,一眼望不到边,数不清的鱼在河滩上跳动。

附近的直门达水文站记录了这一罕见现象。自1956年长江源区开展监测以来,长江通天河段首次出现大规模凌汛冰排,最高冰凌达7米,距离长达400公里。

“我们没日没夜地抢救岸上的鱼,忙活了六七天,大概救了几千条鱼。”索昂普措回忆。记者在他当时拍摄的视频看到,队员们站在冰冷的河水里,小心翼翼地将救下的鱼挨个送回通天河,口中还念念有词。

“那是藏语‘走吧’‘再见’的意思。”索昂普措说。队员们送鱼的这种仪式感,源自对自然的敬畏。

“巡护一年多时间,我们这里没有发生过一起非法捕鱼事件。”巡护队副队长牙玛才仁说。他今年56岁,在直门达村当村支书23年,2021年被评为玉树州长江禁渔“最美协助巡护员”。

零发案率,与当地的政策宣传不无关系。牙玛才仁介绍,巡护队员们同时也是义务宣传员,走村入户宣传长江禁渔政策,是他们的日常工作之一。

通天河上,有一座建于1963年的通天河大桥。从此,这里的人民结束了夏天靠牛皮筏子摆渡、冬天等结冰过河的历史。1977年起,元丁带领民兵守桥班,驻守在这“长江源头第一哨”。

45年寒来暑往,如今,通天河大桥早已封存。上游不远处,立起另一座更宏伟的大桥。然而,81岁的元丁仍然坚守在此。他的身份,是当地党性教育基地宣讲员,也是长江巡护志愿者。

在桥头的守桥值班室,一张张泛黄的照片,记录着守桥班的过往岁月。其中,有几张世界漂流长江第一人尧茂书的照片。这位闻名全国的英雄,曾在直门达村住了一个星期。

“45年前,我们就不许来往客商和本地居民捕鱼。现在国家有了长江禁捕政策,老百姓们更是非常支持。”元丁说。他要将“守桥精神”一直宣讲下去,守护这一片绿水青山。

称多县农牧综合行政执法大队队长才仁文毛介绍,目前全县共有251名巡护员,按村社实现了长江禁渔协助巡护网格化管理。

不仅在称多县,在玉树全州,自今年3月组建长江禁渔协助巡护队伍以来,都保持着长江非法捕鱼“零发案”。

一次,玉树州农牧综合行政执法监督局接到举报电话称,有人在玉树市禅古水库下网捕鱼。执法人员火速赶到现场,却是虚惊一场——原来是一对新人在水库边拍摄婚纱照,当地牧民误把长长的婚纱当成了捕鱼用的纱网。

该局局长吴海勇介绍,玉树州将沿江乡镇的516名草原生态管护员纳入到巡护长江工作中,组建护鱼员队伍,网格化管理工作做到了竖向到底、横向到边,齐抓共管。如今,长江“十年禁渔”深入人心,“不捕鱼、不售鱼”在玉树成了“村规民约”。

“玉树州地处三江源核心区,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我们要展现源头人民的担当,竖好长江禁渔的第一面旗。”吴海勇说。

“以前我只听老人讲过水獭,2019年亲眼见到,非常开心。”玉树市民拉巴才仁说。他是摄影爱好者,3年前在广场旁的巴塘河第一次见到水獭后,每天早晨7时许蹲守,一连跟拍了一个多月。

“这几年,我们见证了水獭从经过、驻足到居留城市河道的过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研究员邓星羽说。他们监测发现,至少有30只欧亚水獭在玉树的市郊栖居。玉树主城区的河道中也陆续有了水獭回归的记录,特别是2021年以来,主城区水獭的目击记录大幅提升,至少有1个水獭家庭、超过3只水獭在市区稳定活动。

欧亚水獭属濒危物种。作为淡水食物链的顶端物种,它们需要大量鱼类作为食物。水獭的回归,从侧面反映了巴塘河水环境的改善。

好消息不只是水獭。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联合玉树州渔业渔政管理局,历时2年进行长江源水生生物本底调查,长江源有记录的历史最佳状况16种鱼类全部被发现,其中包括消失30年之久的珍稀鱼类——黄石爬和中华。长江水生生物完整性指数评价等级,玉树长江源流域被评定为“优”。

今年5月的通天河凌汛中,歇武镇长江禁渔协助巡护队队员西然江措,也看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鱼”。这位90后小伙,在通天河畔长大,从未走出过玉树草原。他说,他梦想着有一天,像这些鱼儿一样,游出通天河,到长江下游,看看长江进入大海的样子。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近1000年前,王安石准备写这首诗时,或许正乘船夜行,眼前是瓜洲渡口,背后是京口古城。

京口,就是现在的镇江;瓜洲,就是现在的扬州;一水,就是长江。这一江水,滋养了中华文脉。千百年来,长江见证了历史,也经历了苦难。长江“十年禁捕”,就是弥补对它的伤害。

昔日的京口江边,今时活跃着一支“护江使者”——江苏省镇江市润州区和平路街道协助巡护队。他们日夜守护着辖区31公里长江岸线,只为重现长江“岸绿、滩净、水清、鱼欢”的美景。

7月20日,极目新闻记者和协助巡护员周忠亮一起,站在渡口眺望王安石笔下的“瓜洲”。

周忠亮指着对岸说:“我们脚下站的地方是镇江,对岸是扬州,‘京口瓜洲一水间’说的就是这里。”

今年58岁的周忠亮,本是第三代渔民,也是镇江第一批上岸的渔民。2020年元旦,他成为镇江市润州区协助巡护队巡护员。

“我爷爷和爸爸都是渔民,我也在船上出生。岸上没房,住在水上,13岁才上岸读小学一年级,读到四年级时已经17岁,觉得不好意思,就退了学,开始当渔民。”周忠亮说,“我小时候经常下水游泳,岸边有水草的地方,河虾多得戳腿,随便拿个网子就能捞一盘河虾。我当协助巡护员,就是希望长江能像以前一样,还有那么多的鱼和虾。”

护渔队还有其他8名协助巡护员,都是上岸渔民。他们怀念“一网下去2吨刀鱼”的旧时光,也感慨“一网捞不到两三斤”的无奈。由捕鱼人变成护渔人,他们才感受到,要让长江鱼类恢复到以往的“高光”时刻,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镇江市润州区是长江禁捕退捕“一江两湖七河”227个重点县(市、区)之一,辖区长江岸线公里,包括省级江豚保护区、市饮用水源地等重点禁捕水域,沿江滩涂密布、河汊多变、芦苇丛生,长江水生生物资源集聚,涉渔风险较大。

润州区和平路街道充分发挥退捕渔民熟悉水环境的优势,通过政府开发公益性岗位,公开招录了9名协助巡护员,组成镇江市首支专职护渔队,退捕渔民从捕鱼人化身护渔人。

协助巡护队是渔政执法的重要辅助力量,承担着禁渔巡护发现违法行为、禁渔宣传预防违法行为的重任。9名巡护员分为三组、每组三人,实行“三班倒”轮班制,24小时全天候、不间断沿江巡护。巡护路线设置若干打卡点,巡护员们固定时间到点拍照打卡,上传到区禁捕值守巡护微信群,每日填写巡护日志,详细记录巡查路线、发现问题、现场照片、处理情况等信息。

此外,润州区还将区渔政执法人员、协助巡护员纳入禁捕巡护监管平台,通过水印相机实地打卡、对讲机实时通讯、监控室远程调度、微信群即时反馈,实现了街道“吹哨”、部门“执法”的良性互动。同时,协助巡护队运用流动小喇叭、横幅标语、网络媒体等,广泛宣传禁渔政策,倡导生态文明理念,在巡护过程中做好政策宣传和教育劝导。

今年以来,协助巡护队配合渔政、公安等部门执法6次,发动志愿者参与禁捕护渔活动100余人次,“不敢捕、不能捕、不想捕”的共识已然形成。

润州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区长江禁捕巡护路线公里,面广线长,地形复杂,仅靠“人防”难度较大。当地加大资金投入,加强硬件配备。

沿江设立400平方米专属护渔执勤场所,配齐办公桌椅、电脑设备,配装协助巡护员统一制服,巡逻电动车、对讲机、救生衣、防风防寒服、大功率手电筒等禁渔防护物资一应俱全。

目前,镇江市地标建筑“江海之门”东西两侧,15个禁捕监控探头已接入执勤点,全天候护渔能力大大提升。同时,协助巡护队还配备了具有拍照定位、夜视巡航功能的小型无人机,可精准发现人工巡查盲区的违法行为,实现了重点区域水陆空立体化、全覆盖巡查。

通过“人防+技防”无缝对接,协助巡护工作成为全岸线分钟禁捕处置圈建设的重要一环,当地“15秒接听举报电线小时沿江值守巡护”的监管模式不断优化。

“江边芦苇多、沼泽多,夏天违规钓鱼的人躲在里面,违规下的网藏在里面,不容易发现。所以,钻芦苇荡、趟沼泽是常有的事,半夜突击巡查也是常有的事。冬天趁枯水期清理遗漏的地笼等渔具,大家都乐意干。”周忠亮说,“既然当了护渔人,就要守好长江。我还期待再看到鱼虾成群呢!”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