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网球大师赛中年龄最大的“女球童”

国际在线专稿(记者:Yunfeng ):单从球童这个词来说,无论男女,给人的印象都是一群小孩子,他们活跃在网球赛场,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是在上海网球大师赛,有一个女球童已经26岁了,虽然人们可能不会注意到她,但是这样的情况还是不多见。

无论一个网球运动员有多么成功,他(她)年幼的时候都很可能当过一个球童。对于网球爱好者来说,当球童的经历是非常让人自豪的。这份自豪的感情对于已经26岁的刘英(音译)也是感同身受,尽管置身在孩子圈中,她也会感觉有些尴尬。

刘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肯定会有很多人无法理解我的行为,但这已经是我在这当球童的第三年了,我只想跟随自己的心,我不在乎他们怎么说。”

在今年的上海网球大师赛中,共有71名球童提供服务。刘英在里面是最年长的。当问到她为什么想当一个球童时,刘英笑称这个想法并非自己独创。她说:“我热爱网球。但是因为我的视力问题,我无法成为一个法官。但是他们说我能当一个球童,所以我就来了。”

刘英表示,自己非常喜欢成为一个球童,这样可以近距离欣赏比赛。“从家里的电视看网球比赛和在现场看比赛,那感觉太不一样了。在观赏比赛的同时,还能为他们服务,这种感觉非常棒。”

作为一个离球场上的球星最近的人,还能观赏其比赛,这确实很让人激动。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一个好的球童。刘英认为,一个球童必须懂得怎么打网球,至少也得是个网球发烧友。

身在上海的刘英本身就是一名网球教练。她是在中国北方学习的网球,然后在上海市区一家体育娱乐中心找了份工作。现在她的工作是教授网球,但是她对网球的热爱,特别是她对某些网球明星的热爱都让她一次次的重返上海网球大师赛来做个球童。刘英说:“我最喜欢的球星是特松加,我喜欢他打球的风格,打球时的激情。我相信他一定会越打越好。”

刘英也提到自己会珍惜在球场服务的每分每秒。“我还记得有一次我给球员递毛巾的时候,我都不知道他到底要不要毛巾,所以我迟疑了,同时球员也迟疑了。所以你可以想象两个人又要又不要,前前后后不知道该做什么的尴尬场景。”

虽然做个球童是非常让人兴奋的,但也是非常耗体力的。有时候,一个球童在一天中要服务4场比赛。虽然工作辛苦。刘英和其他小球童都感到非常开心。“这些小球童都很开心,他们能拿到自己最喜欢球星的签名。我们都是自愿做球童的。”

对于刘英来说,今年是她为上海网球大师赛服务的第三年。当谈到这个赛事时,她说比赛越办越好,球童的表现也越发的好。“球场上会发生些变化,而且球童的年龄都很小,每年都要招新人。但是一些年长的和更有经验的球童也会留下来,变成赛事组织这。所以总的来说,赛事经验都会越积累越多。”

刘英说对于自己是球童中年纪最大的事情,自己感觉没什么,并称只要可能,自己还会回来当球童。“我认为我会一直这样做下去,直到我结婚。那时我不做的原因是因为我要在婚后照顾自己的小孩。”

自1998年举办的上海喜力网球公开赛开始,上海网球大师赛为许多像刘英一样的网球发烧友提供了许多更加接近赛场的机会和近距离接触球星的机会。最重要的是,比赛创造出一种网球氛围,可以鼓励更多人加入到这项体育中去。刘英说:“现在,来我们体育中心学习网球的人更多了。上海的网球环境越来越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